美國創(chuàng )業(yè)者都是科幻迷 中國的都是實(shí)用主義者

2016-02-18 13:39:41 來(lái)源:百度百家

  阿爾法工場(chǎng):投資能力共享平臺。

  場(chǎng)長(cháng)點(diǎn)評:想象力不是靠錢(qián)堆出來(lái)的,要靠自由的靈魂。

  由谷歌公司(Google)開(kāi)發(fā)的軟件AlphaGo,在不久前的1月27日,以5:0的比分完勝歐洲圍棋冠軍、職業(yè)二段的樊麾,人工智能戰勝人類(lèi)的畫(huà)面,正在從科幻走向現實(shí)。

  回顧從瑪麗·雪萊(她更廣為人知的身份是詩(shī)人雪萊的妻子,但她在文學(xué)史上的地位,未來(lái)必將超越雪萊)所創(chuàng )造的第一部科幻小說(shuō)《弗蘭肯斯坦》到今天,在不足兩百年的時(shí)間里,科幻文化對于人類(lèi)現實(shí)的推動(dòng),正變得日漸密集。

  從克拉克到馬斯克,他們都是科幻迷

  這一趨勢,似乎從第二次世界大戰開(kāi)始,已經(jīng)很明顯了。有些例子被全球的科幻迷們津津樂(lè )道。比如亞瑟•克拉克(ArthurC.Clarke)。

  1945年,還在英國空軍服役的克拉克,在《無(wú)線(xiàn)電世界》上發(fā)表了一篇題為《地球外的轉播》的文章。后來(lái)成為科幻小說(shuō)三巨頭之一的克拉克,當時(shí)只是一個(gè)科幻迷,但通過(guò)此文,他提出地球同步衛星通信的構想。

  20年之后,由11個(gè)國家聯(lián)合組建的“國際通信衛星組織”(InternationalTelecommunicationsSatelliteOrganization)發(fā)射了“晨鳥(niǎo)”同步衛星,將克拉克的設想變成了現實(shí)。

  也有些例子,科幻迷們也未必了解,比如伊隆·馬斯克(ElonMusk)。在賣(mài)掉自己所參與創(chuàng )建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企業(yè)之后,手握兩億美元現金的馬斯克,想起了科幻小說(shuō)中的星際旅行,希望訂一張去火星的船票。

  結果在NASA官網(wǎng)上發(fā)現,NASA已經(jīng)取消了登陸火星的計劃。幾番波折,馬斯克決定自己投資開(kāi)發(fā)前往火星旅游的火箭,讓科幻變得離生活更近一點(diǎn)。這是2002年,從事私人火箭發(fā)生的SpaceX公司由此而誕生。

  從克拉克到馬斯克,幾十年間,人類(lèi)對未知領(lǐng)域的探索早已一日千里。更重要的是,對于比如外太空、人工智能、虛擬世界等未知領(lǐng)域的開(kāi)拓,人類(lèi)也逐漸從由國家主導,逐步轉向由民間企業(yè)主導。

  依靠美國政府的大力推動(dòng),地球同步衛星的設想,從科幻變?yōu)楝F實(shí)。而SpaceX公司各種型號火箭的發(fā)射與回收,以及馬斯克所追求的去火星上退休的設想,大概要依靠私人公司實(shí)現了。

  科幻小說(shuō):創(chuàng )業(yè)者的創(chuàng )新靈感源泉?如果說(shuō)“科幻引導世界”,可能過(guò)于夸張,但科幻所拓展的想象力對于那些著(zhù)眼未來(lái)、追求創(chuàng )新的企業(yè)家來(lái)說(shuō),應該意義非凡。

  在美國硅谷,許多創(chuàng )業(yè)者本身就是科幻迷。比如人工智能AlphaGo背后的兩位Google創(chuàng )始人拉里·佩奇(LarryPage)和謝爾蓋·布林(SergeyBrin),比如ElonMusk、微軟的保羅·艾倫(PaulAllen)、亞馬遜的杰弗里·貝索斯(JeffBezos),以及更廣為人知的比爾·蓋茨,等等。

  當中國作家劉慈欣的科幻小說(shuō)《三體》英文版第一部在美國獲得雨果獎之后,Facebook創(chuàng )始人馬克·扎克伯格(MarkZuckerberg)也去追捧??梢哉f(shuō),科幻是硅谷創(chuàng )新的一個(gè)重要思想資源。

  那么,在中國呢?

  2011年,當《三體》第三部出版之后,中國的IT界也出現一股三體熱潮。聯(lián)想的柳傳志、小米的雷軍、百度的李彥宏、360的周鴻祎等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佬,紛紛高度評價(jià)《三體》。

  很多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企業(yè)內部組織了《三體》讀書(shū)會(huì )。周鴻祎據說(shuō)還跑去《三體》電影中客串了一個(gè)角色。去年,《三體》在美國獲得雨果獎,讓這股熱潮進(jìn)一步發(fā)酵。

  中國的彼得·蒂爾在哪里?那么,科幻是否也能啟迪中國的創(chuàng )業(yè)者呢?美國的Paypal創(chuàng )始人彼得·蒂爾(PeterThiel)受科幻小說(shuō)《Cryptonomicon》啟發(fā),創(chuàng )建了Paypal,中國的彼得·蒂爾在哪里?

  作為科幻小說(shuō)家的陳楸帆,同時(shí)擔任著(zhù)北京一家創(chuàng )業(yè)企業(yè)諾亦騰(Noitom)公司的副總裁,他的生活處在科幻與創(chuàng )業(yè)的交叉點(diǎn)。據他所接觸,中國的創(chuàng )業(yè)和投資圈子,目前對于科幻的興趣其實(shí)也非常高。

  “比如深圳的初創(chuàng )投資,他們就非常喜歡投一些帶有科幻色彩的項目,比如機器人、人工智能、無(wú)人機、智能軍工等等。他們其中許多人都是《三體》讀者,也是大劉(劉慈欣)的粉絲。我個(gè)人受到過(guò)一些投資機構的邀請也會(huì )去講述一些與科幻相關(guān)的題目。”

  陳楸帆曾在Google、百度等公司工作,他說(shuō)“我原來(lái)在Google的時(shí)候,歐洲分部圖書(shū)館里有大量的科幻小說(shuō)都是工程師捐獻的,而中午吃飯時(shí)也能聽(tīng)見(jiàn)《三體》迷在討論書(shū)中的技術(shù)問(wèn)題。

  資本會(huì )喜歡有想象力但同時(shí)基礎堅實(shí)的項目,科幻本身的類(lèi)型特點(diǎn)就決定了它是在邏輯自洽的基礎上,去推演技術(shù)對于人類(lèi)社會(huì )生活的影響,從思維路徑上與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業(yè)如出一轍。”

  陳楸帆目前所在的諾亦騰公司,主要業(yè)務(wù)是虛擬現實(shí)(VirtualReality),這也是一個(gè)與科幻高度相關(guān)的領(lǐng)域,而且正處于資本密集追捧的“風(fēng)口”。

  “虛擬現實(shí)是在科幻小說(shuō)中早就被反復書(shū)寫(xiě)提及的一個(gè)題材,最早可以追溯到VennorVinge的《真名實(shí)姓》和WilliamGibson的《神經(jīng)漫游者》,1992年NealStephenson的《雪崩》第一次提出了‘Metaverse’以及‘Avatar’的概念,也就是‘超元域’和‘數字化身’,這兩個(gè)概念影響了虛擬現實(shí)領(lǐng)域的發(fā)展,”陳楸帆對端傳媒說(shuō)。

  這個(gè)概念的提出,早在上世紀60年代計算機圖形學(xué)領(lǐng)域就有,“中間經(jīng)歷了數次起伏,均已失敗告終,這次等于說(shuō)是虛擬現實(shí)的第三次浪潮,因為軟硬件上都到了比較成熟的階段,比如顯示屏的分辨率和刷新率、比如GPU的實(shí)時(shí)渲染能力,比如傳感器的小型化等等,所以才有了大量資本和巨頭進(jìn)入VR領(lǐng)域。”

  另外,用自己的個(gè)人經(jīng)歷,證明科幻愛(ài)好可與創(chuàng )業(yè)相結合的個(gè)案是中國新生代科幻作家長(cháng)鋏(本名劉志鵬)。

  16歲便已開(kāi)始發(fā)表作品的長(cháng)鋏,作品題材以計算機、科技史和哲學(xué)為主。筆名取自《戰國策》中齊人馮諼懷才不遇時(shí)的那句感慨:“長(cháng)鋏歸來(lái)乎!食無(wú)魚(yú)。”他的小說(shuō)也與歷史有高度的結合,“擅長(cháng)把現代科學(xué)融入中國古風(fēng)的浪漫敘事中。”

  長(cháng)鋏是巴比特的創(chuàng )始人,同時(shí)也是中國最頂級的比特幣交易參與者之一。對長(cháng)鋏來(lái)說(shuō),文字和應用型產(chǎn)品是他思想的雙重產(chǎn)物。

標簽: 美國 創(chuàng )業(yè)者 中國

猜你喜歡

產(chǎn)業(y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