聯(lián)想移動(dòng)端表現不佳 CEO楊元慶被質(zhì)疑不稱(chēng)職

2016-02-17 14:40:51 來(lái)源:百度百家

  戰略歸根結底應該由誰(shuí)來(lái)負責?對于上市公司的、股份的、按照職業(yè)經(jīng)理人方式經(jīng)營(yíng)和管理的公司,一般來(lái)說(shuō),都是CEO的事情,至少我們熟知的很多美國公司也都是如此這般。

  在引發(fā)業(yè)內激烈討論的,有關(guān)聯(lián)想CEO楊元慶先生是否是合格的CEO一文《楊元慶是合格的聯(lián)想CEO嗎?》中,作者遲宇宙有一句話(huà)我是比較同意的:“楊元慶及其聯(lián)想,從來(lái)沒(méi)錯失任何一個(gè)機遇。在每一次戰略機遇期,他們都踩對了步點(diǎn)”。

  在我看來(lái),至少聯(lián)想在移動(dòng)業(yè)務(wù)上,在每一次產(chǎn)業(yè)機遇期,他們都踩對了步點(diǎn)。

  最近的一次步點(diǎn)是全球4G移動(dòng)寬帶的革命,尤其是自中國2014年12月26日正式發(fā)布4G牌照之后迅猛發(fā)展的中國市場(chǎng),要知道僅僅在過(guò)去的不到半年,中國的4G網(wǎng)絡(luò )基站新增92.2萬(wàn)個(gè),總數達到177.1萬(wàn)個(gè)。而用戶(hù)已經(jīng)超過(guò)3億。

  巨大的風(fēng)口正在吹著(zhù)中國的智能手機廠(chǎng)商開(kāi)始于蘋(píng)果和三星站在同一起跑線(xiàn)上,并在全世界的范圍內攻城略地。

  此時(shí)此刻,聯(lián)想于2014年1月30日宣布以29億美元的價(jià)格從谷歌手中收購了摩托羅拉移動(dòng)。在收購之后,聯(lián)想移動(dòng)業(yè)務(wù)在人員部署、渠道結構、品牌等多個(gè)方面進(jìn)行了調整。

  數據顯示2015/2016財年一季度:聯(lián)想手機部門(mén)稅前虧損為2.92億美元(折合人民幣約為18.6億元),而其品牌分支摩托羅拉的手機出貨量為590萬(wàn)部,比去年同期縮減了31%。

  對于這個(gè)問(wèn)題,2015年8月份,楊元慶曾經(jīng)在被公開(kāi)的內部信中認為,新的增長(cháng)引擎之一移動(dòng)業(yè)務(wù)還處于并購后的整合階段。

  只不過(guò)這個(gè)整合的過(guò)程使得聯(lián)想失去了4G移動(dòng)寬帶的早期機遇窗口,進(jìn)入2015年年底,聯(lián)想開(kāi)始發(fā)力,比如把摩托羅拉的品牌定位為高端,樂(lè )檬定位為低端,但是在整個(gè)2015年聯(lián)想移動(dòng)業(yè)務(wù)的表現并不好。

  可以說(shuō),除了PC和服務(wù)器這個(gè)逐步走向夕陽(yáng)沒(méi)落的業(yè)務(wù)之外,聯(lián)想所面臨的挑戰可能真的如柳傳志老先生所言“而今天,聯(lián)想面前又遇到了一道坎兒”,“(聯(lián)想)集團的新業(yè)務(wù),手機、服務(wù)器、互聯(lián)網(wǎng)服務(wù)等,和我們自己的當量,和社會(huì )地位相比,尚不匹配”。

  這種不匹配,如果考慮到在收購摩托羅拉之后對聯(lián)想移動(dòng)業(yè)務(wù)所帶來(lái)的收益,比如,摩托羅拉旗下的3500名優(yōu)質(zhì)員工,其持有的2000項專(zhuān)利,以及摩托羅拉移動(dòng)品牌和商標組合,全球50多家運營(yíng)商的合作關(guān)系,聯(lián)想的確令人扼腕。

  要知道在2015年,中國智能手機市場(chǎng)的結構已經(jīng)進(jìn)入了“生態(tài)化”生存的模式,且這種“生態(tài)化”模式正在迅速帶來(lái)競爭格局的固化,五大生態(tài)的競爭格局已經(jīng)悄然出現:

  小米以小米手機、小米電視為產(chǎn)品核心構建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型生態(tài);華為以華為手機、華為消費為核心構建的蘋(píng)果型生態(tài);阿里以阿里YunOS攜手一眾產(chǎn)業(yè)伙伴構建的YunOS生態(tài);樂(lè )視以樂(lè )視超級手機和超級電視為核心構建的內容型生態(tài);360以360手機和安全業(yè)務(wù)構建的安全型生態(tài)。

標簽: 楊元慶

猜你喜歡

產(chǎn)業(y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