跨越速運:以科技賦能物流,讓服務(wù)更有溫度

2022-12-19 17:23:47 來(lái)源:財訊網(wǎng)

當在信息技術(shù)領(lǐng)域有著(zhù)顯赫履歷的李浩告訴別人自己現在就職的公司叫作“跨越速運”的時(shí)候,很多親戚朋友都會(huì )問(wèn)“像你這樣的人不是應該在字節跳動(dòng)這樣的獨角獸上班嗎”。每當這個(gè)時(shí)候,李浩都會(huì )告訴他們“跨越速運是一個(gè)物流企業(yè),但更是一個(gè)科技型物流企業(yè),而且也是一家獨角獸企業(yè)”。

事實(shí)的確如李浩所言。跨越速運是一家總部位于深圳,專(zhuān)注服務(wù)B端企業(yè)客戶(hù),主營(yíng)“限時(shí)速運”服務(wù)的大型現代化綜合速運企業(yè),從2019年起就被列為中國物流服務(wù)行業(yè)的獨角獸之一。李浩的專(zhuān)業(yè)是軟件研發(fā),進(jìn)入跨越速運后,他仍然圍繞此專(zhuān)業(yè)進(jìn)行深造。他所在的“跨越新科技”,是一個(gè)有著(zhù)1200余人專(zhuān)業(yè)產(chǎn)研IT工程師的龐大團隊。

一家物流企業(yè)醉心于科研

一家物流企業(yè),為什么總是提及大數據、AI、5G、物聯(lián)網(wǎng)這樣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詞匯?還花費10億重金研發(fā)“科技最強大腦”?

如果你對這個(gè)行業(yè)不夠了解,一定會(huì )與許多人一樣發(fā)出“一個(gè)物流企業(yè)建這么一個(gè)科研大團隊干什么?”的疑問(wèn)。其實(shí)物流運輸行業(yè)遠沒(méi)有大家想的那么簡(jiǎn)單,是一個(gè)科技需求量非常高的行業(yè),是現代經(jīng)濟體系中的重要一環(huán)。用李浩的話(huà)說(shuō):“信息技術(shù)已成為現代物流提升效率的重要手段,大數據、人工智能和線(xiàn)上線(xiàn)下協(xié)同,物流科技落地已大勢所趨。”

隨著(zhù)時(shí)代的發(fā)展,現在物流行業(yè)面臨的一個(gè)問(wèn)題是客戶(hù)的需求不斷碎片化、個(gè)性化,一個(gè)物流企業(yè)想要贏(yíng)得更多客戶(hù),就必須要不斷更新服務(wù),盡可能多的滿(mǎn)足客戶(hù)的需求。例如,在服裝鞋帽等很多行業(yè)中,生產(chǎn)廠(chǎng)商或經(jīng)銷(xiāo)商對物流發(fā)貨時(shí)間都存在柔性化的需求,“隨發(fā)隨走,越快越好”,而現在大多數貨運企業(yè)的運營(yíng)邏輯,是以固定發(fā)車(chē)時(shí)間或裝載率為依據,面對客戶(hù)的“動(dòng)態(tài)”時(shí)效需求,僅憑經(jīng)驗指導,往往“力不從心”。

這個(gè)時(shí)候需要的是現代科技的大數據與智能化。所以跨越速運的選擇是,建立自己的“智慧大腦”,能夠實(shí)時(shí)進(jìn)行調整,相關(guān)運作將根據該客戶(hù)的需求來(lái)拉動(dòng),進(jìn)而實(shí)施精益供應鏈管理,通過(guò)系統算法給前端下達明確指令,通過(guò)大數據、AI、5G等一系列互聯(lián)網(wǎng)技術(shù)業(yè)務(wù)場(chǎng)景的結合,實(shí)現整個(gè)取派交付環(huán)節端到端的拉通和全流程管控。

在李浩看來(lái),跨越速運的優(yōu)勢用兩個(gè)字就能生動(dòng)形象地表述,那就是“靈活”。比如某客戶(hù)有一個(gè)時(shí)效緊急的訂單,后臺收到后會(huì )立即采用AI大數據分析,系統就會(huì )根據客戶(hù)特性、成本、天氣、路況、目的地等多個(gè)信息維度生成130多種預備方案;然后再匹配到跨越速運在各大機場(chǎng)的實(shí)時(shí)航班,通過(guò)末端全廂式貨車(chē)取派的方式,對人、車(chē)、貨、場(chǎng)進(jìn)行合理調度。

跨越速運還搭建了一套千人千面的客戶(hù)管理平臺,該系統是經(jīng)由上百人的專(zhuān)業(yè)技術(shù)團隊研發(fā)而成,基于歷史客戶(hù)和現有客戶(hù)的標簽數據進(jìn)行采集和挖掘,從而通過(guò)客戶(hù)標簽體系來(lái)解決全流程運輸中個(gè)性化需求,比如貨物是否要送某工廠(chǎng)、某流水線(xiàn),是否需要開(kāi)箱核驗、核驗對象等,讓客戶(hù)收獲超出預期的服務(wù)。系統在這過(guò)程中像個(gè)超級大腦,不斷學(xué)習提取需求,客戶(hù)高頻需求的大數據會(huì )被動(dòng)態(tài)地積累沉淀至系統中,此大數據所形成的客制化經(jīng)驗及技能在不斷培訓中也將越來(lái)越清晰地被呈現。隨著(zhù)雙方合作的不斷深入,有些客戶(hù)都會(huì )遺漏的細節,跨越速運往往能通過(guò)大數據進(jìn)行抓取和處理,這份“盡在不言中”的默契,讓客戶(hù)感受到服務(wù)的品質(zhì)和溫度。

跨越速運的“智慧大腦”有一個(gè)很熱血的名字——“鑄劍系統”。它集成了20多項大型物流管理系統,每個(gè)系統根據業(yè)務(wù)場(chǎng)景細分若干模塊。就是憑借著(zhù)“鑄劍”精神打造的這個(gè)行業(yè)領(lǐng)先的線(xiàn)上系統,跨越速運從競爭激烈的物流行業(yè)迅速殺出一條自己的路??缭剿龠\集團董事長(cháng)胡海建先生在公司成立之初就認定科技對于產(chǎn)業(yè)賦能的重要性,他曾經(jīng)指出:“真正能夠體現一家物流公司競爭力的,并不是擁有多少輛車(chē)和多少架飛機,而是技術(shù)賦能與業(yè)務(wù)場(chǎng)景的完美結合。”

一支神秘的科研部隊

一家物流企業(yè),旗下聚集著(zhù)幾萬(wàn)名“小哥”不足為奇,為什么還花重金培養了1200多個(gè)IT工程師?

跨越速運對于科研有多重視,看看下邊這些數據就知道了。李浩所在的團隊中有5名博士,3名深圳市海外高層次人才,1名廣東省博士后創(chuàng )新實(shí)踐基地博士后,40余名產(chǎn)品、技術(shù)總監和領(lǐng)域專(zhuān)家。做為一家國家高新技術(shù)企業(yè),跨越速運研發(fā)領(lǐng)域已覆蓋智能分揀、AI自動(dòng)化、AI識別、智慧決策、跨越智慧地圖、大數據生態(tài)建設、數字化倉儲、智慧包裝等,通過(guò)不斷強化科技創(chuàng )新頂層設計,加大應用力度,促進(jìn)降本增效,為快遞速運行業(yè)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注入新動(dòng)能。

在李浩和同事們眼中,物流是國家經(jīng)濟的大動(dòng)脈,這個(gè)行業(yè)有著(zhù)舉足輕重的作用,同時(shí)物流行業(yè)的數字化能力還有很大的發(fā)展空間,會(huì )給他們提供大展拳腳的機會(huì )。這也是大家選擇告別傳統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廠(chǎng),而加入跨越速運的原因之一。在大家眼中,跨越速運是一個(gè)有溫度的企業(yè),是一個(gè)有溫度的團隊。他說(shuō),跨越速運在科技方面每年投入預算占總營(yíng)收比例超過(guò)4%,公司和董事長(cháng)對于科技人才的重視是很多人在加入跨越之前所沒(méi)有想到的,資金和政策的傾斜給了大家很多的動(dòng)力。

“行業(yè)里的很多公司選擇從供應商那里購買(mǎi)現成的業(yè)務(wù)軟件,而我們不是??缭降目萍紤鹇詻Q定了我們需要的很多技術(shù)都必須自己研發(fā),我們的系統要能支持各業(yè)務(wù)線(xiàn)的需求快速落地,所以別人現成的技術(shù)和系統到我們這里適用度較低。”談到這些,李浩的語(yǔ)氣中充滿(mǎn)了自豪。他介紹說(shuō),跨越新科技采用的是敏捷開(kāi)發(fā)模式,像所有大廠(chǎng)的信息系統一樣,鑄劍系統幾乎每周會(huì )迭代發(fā)布版本,自2019年上線(xiàn)至今已持續更新超過(guò)200次,并已與唯品會(huì )、大疆、比亞迪等企業(yè)完成系統對接。

運籌帷幄之中,決勝千里之外。這支“懂業(yè)務(wù)又懂技術(shù)”的科研團隊,是跨越速運持續開(kāi)疆拓土的重要戰斗力量。

免責聲明:市場(chǎng)有風(fēng)險,選擇需謹慎!此文僅供參考,不作買(mǎi)賣(mài)依據。

標簽:

猜你喜歡

產(chǎn)業(y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