韓國部署薩德可探華北 中國導彈發(fā)射45秒即可發(fā)現

2016-02-18 13:58:38

  在朝鮮宣布“氫彈試驗”成功后,韓國國防部于本月12日宣布,韓美將在韓國部署末段高空區域防御系統(TerminalHighAltitudeAreaDefense,THAAD,即“薩德”系統)。這標志著(zhù)美國推行的亞太反導系統取得了重大進(jìn)展;如果該系統建成,將嚴重威脅中國的核報復能力,并且在根本上危及中美兩國的戰略穩定性。

  美國國防部早在2012年就提出,將以美日韓和美澳日兩個(gè)三邊同盟為基礎構建亞太反導系統;特別是將在美國的盟國及海外基地,部署更加先進(jìn)的攔截器和雷達系統。韓國礙于中國的反對,對這個(gè)計劃一直持曖昧不明的態(tài)度。2014年5月至9月,美韓就部署“薩德”系統的問(wèn)題頻繁互動(dòng),引起中方密切關(guān)注;2014年11月至2015年3月,除了駐韓大使表達中方關(guān)切外,中國的國防部和外交部官員也頻繁訪(fǎng)韓展開(kāi)外交攻勢;至2015年10月,韓國宣布樸槿惠總統訪(fǎng)美將不會(huì )討論部署“薩德”系統的問(wèn)題,這一風(fēng)波才暫告平息。然而,朝鮮進(jìn)行第四次核試驗使得形勢轉瞬逆轉,韓美借機重啟了部署“薩德”系統的談判,并堅持這一部署是針對朝鮮,將不會(huì )威脅到其他國家的安全。

  然而從技術(shù)角度分析,韓國部署“薩德”系統不僅對于提高對朝防御的作用有限,其“不威脅其他國家”的說(shuō)辭更是令人難以信服。無(wú)論部署的初衷是什么,其對中國國家安全和中美戰略穩定性的威脅卻是客觀(guān)存在的、不會(huì )因外交辭令而改變的。

  “薩德”系統只對朝鮮不對中國?

  “薩德”系統是美國研制的新一代彈道導彈攔截系統。彈道導彈的飛行過(guò)程成一條拋物線(xiàn),可以分為上升段、中段和末段;而“薩德”系統即針對彈道導彈的末端飛行進(jìn)行攔截。一個(gè)“薩德”系統作戰單位包括了發(fā)射系統、攔截彈、指揮系統和雷達。這其中最核心也最具爭議性的就是其裝備的X波段雷達,FBX-T。

  該型雷達具有兩種工作模式:第一種是作為“薩德”系統攔截彈的火控引導雷達,僅限于追蹤導彈飛行末端的軌跡,主要執行的是戰術(shù)任務(wù),因而對戰略導彈的探測能力有限;第二種則是作為美國導彈防御系統預警的一環(huán),監視敵方發(fā)射的戰略導彈并向北美總部提供早期數據。學(xué)界對于第二種模式的探測距離有著(zhù)多種估計值,以彈體為目標的探測距離在1200公里至2700公里之間。在這里我們取人民大學(xué)吳日強副教授的估計值,假定在1200公里處FBX-T對彈道導彈有完整的探測和識別能力。

  結合地圖我們不難看出,如果在韓國部署“薩德”系統,那么一旦它的雷達系統轉換為第二種工作模式(一些學(xué)者認為兩種模式的切換只須8個(gè)小時(shí)),那么不僅僅是朝鮮半島,整個(gè)華北和華東地區乃至渤海、黃海和東海的彈道導彈發(fā)射都將處在其監視下。這已經(jīng)遠遠超過(guò)對朝導彈防御的需要,而開(kāi)始擠壓中國戰略導彈部隊的機動(dòng)和作戰空間了;這將嚴重損害中國的核報復能力(我們將在下一節進(jìn)一步討論)。

  為了打消中國對于以上這一問(wèn)題的疑慮,美國和韓國的軍政官員提出了各種各樣的理由,總結來(lái)看其論證的基本邏輯是:第一,朝鮮政權始終處于不穩定和缺乏信譽(yù)的狀態(tài),加之其在常規武器方面處于絕對劣勢,因此始終存在“朝鮮對韓美發(fā)起有限核打擊”的危險,加強東北亞的導彈防御是必要的;第二,“薩德”系統作為新一代的高空末端反導系統對于韓國來(lái)說(shuō)是必要的,其與韓國已有的“愛(ài)國者-3”、“綠松”等反導系統可以形成高空、中空、低空的梯次攔截網(wǎng),從而使得韓國更加安全;第三,基于以上兩點(diǎn),“薩德”系統的雷達將處在的第一種工作模式,也就是說(shuō)戰略導彈的探測能力有限,不會(huì )用來(lái)削弱中國的核報復能力,因而不會(huì )威脅到中國的戰略安全。

韓部署薩德后中國潛射導彈發(fā)射45秒后就可被追蹤

  美軍“薩德”系統在進(jìn)行攔截導彈測試(美國洛克希德-馬丁公司網(wǎng)站資料圖片)

  但是當我們仔細探究時(shí)就會(huì )發(fā)現,這種論證無(wú)論在邏輯上還是在現實(shí)中都是不能成立的。首先,朝鮮政權是一個(gè)追求自我生存而不是自我毀滅的政權,因而它更可能用核武器來(lái)進(jìn)行討價(jià)還價(jià)而不是同歸于盡,使用火炮、常規彈道導彈和火箭彈進(jìn)行有限的邊境摩擦是更符合其利益的選項,因此類(lèi)似以色列鐵穹系統的技術(shù)更符合韓國的利益。第二,即使承認“朝鮮的有限核打擊”是有可能的,但從技術(shù)的效用上看“薩德”系統的意義也不大;畢竟美國國防部向國會(huì )提交的報告也承認,在韓部署的“薩德”系統只能保護韓國南部,無(wú)法覆蓋作為人口和經(jīng)濟的中心區首爾,并且預警時(shí)間沒(méi)有顯著(zhù)縮短。第三,美韓向中國保證,不啟用第二種工作模式完全是依靠外交辭令而非實(shí)實(shí)在在的行動(dòng),中國如何能夠信服?

  從整個(gè)中美關(guān)系和東北亞的大局來(lái)看,由于美國重返亞太戰略帶來(lái)的壓力以及中美關(guān)于地區和全球性議題的利益沖突,中美關(guān)系已經(jīng)進(jìn)入一種缺乏相互信任的狀態(tài),雙方都不會(huì )輕易相信對方的外交表態(tài)。在這種情況下,美國只要客觀(guān)上在東北亞擁有威脅到中國戰略安全的手段,無(wú)論在外交表態(tài)中如何釋放“善意”和“承諾”,中國都不會(huì )相信美國在沖突關(guān)頭不會(huì )使用它。因此,“薩德”系統的風(fēng)波還將隨著(zhù)中美博弈持續一段時(shí)間。

  一場(chǎng)亞洲版的“古巴導彈危機”?

  “薩德”系統在韓國的部署,讓人不禁想起五十多年前的古巴導彈危機:蘇聯(lián)通過(guò)在靠近美國的古巴部署中程導彈,以彌補對美本土戰略打擊能力的不足。實(shí)際上,從技術(shù)和戰略后果的角度分析,這兩場(chǎng)危機存在著(zhù)不少的相似之處;雖然后者不至于到全球核戰爭的危險地步,但中國有必要從當年美國的處境中吸取教訓。

  正如前文所述,“薩德”系統對中國的威脅主要集中在其裝備的X波段雷達FBX-T。“x波段”是雷達波段,代表的是發(fā)射的電磁波頻率(波長(cháng))范圍。一般來(lái)說(shuō),高頻(短波)的波段一般定位更準確,能夠更加精確地識別目標的特征,工作距離較近、范圍較小;低頻(長(cháng)波)的波段工作距離較遠、范圍較大,但對目標的識別能力較弱。這就造成了導彈防御的一個(gè)兩難:長(cháng)波雷達“看得更遠”,一般擔任早期預警的角色、監視從遠處來(lái)襲的導彈,但“看得不清楚”,不能進(jìn)行目標識別;短波雷達“看得更清楚”,恰當的部署位置甚至能夠使其觀(guān)測到彈頭與彈體的分離,從而將真彈頭和誘餌分辨出來(lái),但是“看得太近”;因此,識別出真彈頭和誘餌的任務(wù)能否完成,關(guān)鍵一步就是能夠否在靠近假想敵的前線(xiàn)找到合適的短波雷達部署地點(diǎn)。

  實(shí)際上,X波段雷達的靠前部署,也是美國對導彈防御現有技術(shù)瓶頸的無(wú)奈之舉。斯坦福大學(xué)的迪安·維克寧博士指出,導彈和反導的天平平衡取決于雙方的實(shí)力差距:對于朝鮮或伊朗粗糙的導彈突防技術(shù),導彈防御系統能夠發(fā)揮出識別和攔截的效能;但是對于更加先進(jìn)的俄羅斯和中國導彈,恐怕就無(wú)能為力了。美國官方也坦承,現有的反導系統無(wú)法滿(mǎn)足戰略需要,對于俄羅斯和中國的戰略導彈缺乏應對手段,因此2015年國防預算需求中有兩個(gè)項目與目標識別技術(shù)有關(guān)。然而在現有的技術(shù)瓶頸無(wú)法實(shí)現驟然突破的情況下,美國必須尋找其他方法來(lái)提高目標識別水平。因此,在俄羅斯和中國周邊部署短波雷達,就成了美國提高反導能力、削弱假想敵核報復能力的最便捷方法。

標簽: 華北 韓國 導彈

猜你喜歡

產(chǎn)業(yè)